4887铁算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1952年一盐铺伙计被公安逮捕同年被下令处决他是谁?

时间:2020-05-23 14:1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次年12月,全国上下开展了一次反革命的运动,对当时仍然存在于社会上的反革命势力如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分子和反动会道门头子等进行了一次严格的清查与打击。 1952年7月,江西省新余县一家普普通通的叫作兴记盐铺的店里...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次年12月,全国上下开展了一次反革命的运动,对当时仍然存在于社会上的反革命势力如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分子和反动会道门头子等进行了一次严格的清查与打击。

  1952年7月,江西省新余县一家普普通通的叫作“兴记盐铺”的店里,一位警官带着一小队警员突然冲进来,迅速把店铺里的伙计制服,反手捆绑,押回警局,围观的群众们都张大嘴巴惊讶不已,这个平常本本分分的中年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同年8月,这个男人就被押送南昌,执行枪决,他到底是谁呢?为何处置他的速度如此迅速?

  这个和普通农民没什么两样的人来历并不简单,此人正是皖南事变后枪杀项英、周子昆两位新四军长官的叛徒——刘厚总!

  刘厚总,湖南耒阳人,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从小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好勇斗狠,到是很有一派“山大王”的气势。

  他23岁时,参加其家乡组织的农会,不久就当上了农会委员,他组织能力强,带领乡亲们一起打土豪斗地主,迅速成为了农动的骨干。积累了斗争经验后,他又参加了农民赤卫队,在火烧冲一带与反动势力周旋抵抗。

  当时的国共两党矛盾十分尖锐,“”笼罩着全国,反动派势力见到赤卫队的人便毫不留情地杀掉,集中“围剿”时,刘厚总的堂哥堂弟以及二百多父老乡亲都死在的屠刀之下,只有刘厚总一人活了下来。

  他在斗争中不怕死非常勇猛,杀敌不眨眼,即使在游击队只剩下七个人时也敢往前冲。

  1934年,湘南赤色游击队成立,立下功劳的刘厚总被选为大队长,抗战爆发时,国共合作抗日,刘厚总被提拔为组织部长,随后又任新四军特务营副营长,但是因为严重违反纪律,1938年9月被安排进延安中央党校学习。

  刘厚总虽然作战勇猛,但个人品质却是略有问题,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有理想有追求有觉悟的无产阶级革命者。

  其在部队时就经常不服从上级领导,想自立为王,为所欲为,囿于当时尖锐的战争环境才不得不委身于新四军,皖南事变后,刘厚总的心思更加动摇善变了。

  新四军遭伏击后,只有大约2000人突围,其余大都牺牲或下落不明,1941年1月16日晚,被分散了的刘厚总在泾县的大康王村与军长项英、副参谋长周子昆偶然遇见,项英问明了刘厚总的来历没有多想便让其同行。

  同吃同住的几天相处中,刘厚总发现项英、周子昆身上竟然还携带有黄金、金表等贵重物品,恰逢此时的也正重金悬赏项英等人的首级,又在这次事变中折戟,于是刘厚总歹念徒生,而对他毫无戒备的项英等人待他仍如战友般信任,俗不知危险正在身边。

  到了3月12日,他们一行经过赤坑山上一处叫蜜蜂洞的天然溶洞,准备修整几天。

  由于洞很小,只能勉强容下四个人,于是项英、周子昆、刘厚总和周子昆的警卫员黄诚晚上睡在洞里,其他三个警卫员在山腰上的草棚放哨。

  13日凌晨,刘厚总趁所有人沉睡之际,悄悄爬起来,对着项英的头就是一枪,接着是周子昆,又对黄诚连开了三枪,在这不到十秒的时间里,里最杰出优秀的将领之一项英军长就这样命丧歹徒之手,全党全军上下无不悲愤交加,誓要捉拿凶手。

  岂料,反动派的官员们没有人相信他杀了项英,把他身上的财物搜刮一空后对他置之不理。刘厚总不甘心,跑到第三战区司令部邀功,没有证据的他只能再次接受审问,最后被皖南行政公署押送重庆,在军统局的渣滓洞看守所被关押了5年之久。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点好处没捞着,国民政府倒台前,给他一笔钱将他遣回原籍。

  刘厚总被释放后,自知不会放过他,于是改名换姓准备去繁华的上海讨生活。

  可上海还没到,盘缠就被他挥霍一光,到江西九江时已经买不起去上海的船票,游手好闲的他竟以乞讨为生。

  一天,刘厚总饿倒在一盐铺的门口,管账先生心地善良把他扶进店里,给他一碗饭填补饥肠辘辘的肚子,问他的身世情况,老奸巨猾的刘厚总依然是编出一套博人同情的故事骗过了管账先生,管账先生见他可怜又是湖南老乡,便请求盐铺老板收留他在店里帮忙,刘厚总喜出望外,直磕头称谢。

  到解放江南时,刘厚总知道九江已无法再呆下去,于是又想起之前辞职回江西新余老家开盐铺的管账先生陈次兴。善良的陈次兴再次被刘厚总的巧言令色欺骗,不但收留了他,还认他做堂弟帮他上了户口,这下刘厚总终于可以高枕无忧,安安静静地度过余生了。

  哪知碰上镇反运动,全国从上到下积极举报政治身份不明的人员,真可谓冤家路窄,当年蜜蜂洞幸存的警卫员黄诚,如今是新余县的一名警官。

  一天,黄诚像往常一样排查人口,经过陈次兴所开的兴记盐铺,陈老板热情地招待警官进店喝茶,黄诚和化名的刘厚总打了个照面,当时他也没有觉察到什么,只是例行公事问了相关情况,但也许是当年的记忆太过深刻,虽然时隔多年,双方面容都已大变,黄诚还是后知后觉的不对劲,但他深知敌人狡猾不敢打草惊蛇,并没有多问,回警局后便立马向上面汇报情况,上面指示需立马捉拿反革命分子刘厚总。

  翌日早上,黄诚便带领一队警员火速赶到兴记盐铺,不由分说把刘厚总拿住,不明就里的刘厚总也立马明白自己大限已至,却还困兽犹斗:“你们为什么抓我?我是良民!”

  此时的黄诚冷静地说:“刘厚总刘副官,你再认认我是谁?”刘厚总啊的一声不再挣扎,任凭警员们五花大绑的押送警局。

  当年的上海市长陈毅得知刘厚总终于落网,亲自致电江西省委,要立即处决这个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叛徒!

  至此,枪杀高级将领的叛徒终于捉拿归案,项英军长的英灵终于平冤昭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