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7铁算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新闻调查丨玩直播的

时间:2020-11-22 05:2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四年前,张飞来到麻足寨对面的甘家沟村任扶贫,上任没几个月,就遭到了群众举报。群众反映,这个在工作的时候,总开着手机玩直播。事实上,张飞开直播,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抱着试试看,万一能成功的渺茫希望开始的 1月11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

  “四年前,张飞来到麻足寨对面的甘家沟村任扶贫,上任没几个月,就遭到了群众举报。群众反映,这个在工作的时候,总开着手机玩直播。事实上,张飞开直播,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抱着‘试试看,万一能成功’的渺茫希望开始的……”

  1月11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以《玩直播的》为题,报道了快手用户、四川阿坝州小金县老营乡扶贫张飞(快手昵称:忘忧云庭,快手ID:fgcsc666)通过快手直播振兴乡村的故事。以下为完整报道。

  张飞:看到远处的山,夏天能够看到乌云,冬天就是雪景,非常漂亮,最冷的时候差不多零下5摄氏度,这个景色是很奇特的,头天晚上下雨第二天就会出现这种景色,地表温度随着太阳出来之后地表温度上升,水蒸气然后慢慢上升出现这个景色。

  【解说】前一天夜里,阿坝州小金县下了雨,天蒙蒙亮的时候,海拔3200米的高山上便升起了层层叠叠的云雾,这样的天气正是网红张飞做直播的好时候。

  张飞:现在山下来的云开始起来了,随着太阳升起温度越来越高,水变成水蒸气之后慢慢起来,这山上没有狼,只有草原才会有狼。

  【解说】今天,33岁的张飞在短视频平台上拥有83万的粉丝,是小金县总人口的两倍多。他是安徽人,18岁那年当兵来到四川,退伍后来到小金县工作,房前屋后,青山白云,妻子女儿,都在张飞的直播里进进出出。

  张飞:住的房子就很简单,就是非常简陋,但是很温馨,一个衣柜里面还有一张床给隔开,真的很简单,在城市里面待惯了,让你们过来住也不会住的,受不了这苦。是不是有点卡,我往边上走一点点,信号也不好,对面的雪山。待会云散了就会看到雪山。

  【解说】张飞爆红的原因说来很离奇,网友们喜欢看他一家四口人坐在院子里吃饭。

  张飞:去年也是大概这个时间,就忙完了一天,我爱人把饭桌当时摆在那里,我爱人说那么漂亮你拍一下我们吃饭吧,拍了之后发上去,短视频平台给了一个大热门,(第一天有)好像是90多万的(点击量)。

  张飞:第二天又继续又拍,第二天给了三百多万(点击量),视频那么多人喜欢想来这个地方。

  【解说】从那以后,直播吃饭就成了他们的日常,其实张飞家的餐桌很简单,每次都是最日常的吃食,同一个角度,同样的场景,居然都能获得大量的点赞和好评。

  张飞:其实并不是刻意为了,在外面拍视频在外面吃饭,其实太阳底下吃饭,非常享受的事情,而且非常暖和的一件事情。

  张飞:像《西游记》里面的感觉,天庭的那种感觉,就是《西游记》,那种神仙的生活。

  【解说】在网友们看来,张飞一家人每天坐在云彩里吃饭,远处有雪山做背景,头顶有苍鹰翱翔,这样的生活太令人向往。但走近张飞才知道,这个晒得黝黑的男人是这里的扶贫。自从拿起手机做短视频直播开始,从无人问津到名声大噪,张飞的经历亦如行走云端。

  【解说】张飞所在的老营乡麻足寨三组共有40户人家,2008年大地震后,大部分的村民搬到了山脚下,目前山顶上只住着连张飞一家在内的四户人家。阿坝州小金县地处青藏高原东部边缘,深埋于高山峡谷的拥抱之中,这里的海拔从1776米攀升至6250米,全县一半以上的行政村位于高半山上。老营乡麻足寨位于这片山的山顶,从前,只有几条羊肠小道连接着寨子和大山外面的世界。“看见屋、走到哭,望着山、走到瘫”,在这里走路要走到脚板发麻,传闻,麻足寨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的。

  【解说】四年前,张飞来到麻足寨对面的甘家沟村任扶贫,上任没几个月,就遭到了群众举报。群众反映,这个在工作的时候,总开着手机玩直播。

  付利川:群众就来找我,说书记,我在别人的手机上面看到了张飞发我们,这样那么多人都知道了我是贫困户,我家里面这么穷,他说你看我还是光棍,我以后怎么找老婆?

  【解说】对于甘家沟村的村民来说,手机直播是个新鲜事儿,尤其是村干部工作的时候玩直播更是前所未有。事实上,张飞开直播,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抱着“试试看,万一能成功”的渺茫希望开始的。

  【解说】刚刚上任时,张飞主要的职责就是帮助大山里的老百姓找到赚钱的路子。

  【解说】,一年前,张飞的妻子从县城搬来山上居住,两个女儿因为要读书,由奶奶带着在10公里外的小金县城租房生活,只有周末和假期才来到山上和他们团聚。

  李萍:当时组织就派他到对面那个村,就是甘家沟村当,我都不知道,之前他从来不跟我讲工作上的事情。

  【解说】在当之前,张飞在县旅游局执法队工作,每天早九晚五工作相对规律,妻子李萍在小金县城摆摊卖烧烤,张飞下班后还能来帮忙。直到有一天,妻子发现张飞回家越来越晚,门口还多了辆摩托车,才知道他调动了工作。

  李萍:这个摩托车是谁的,说是他的,我说怎么会是你的,他从乡政府弄了一辆旧摩托车推到县城修好,当时我们没有买面包车,修好之后每天骑着到甘家沟村去。

  张飞:(怕妻子)不支持工作也有,因为孩子还小,第二方面还是担心路上安全这些问题,就是冬天的时候下雪,拐弯的时候,如果你操作不当有可能就会冲下去。

  【解说】我们采访途中路过了一段山路,张飞说,当时他每天上下班的路与这里相差无几。妻子的担心他心里有数,事实上,当时的张飞心情非常压抑、沉重,带领山里的百姓致富比蜿蜒的山路还难走,他做了最坏的打算,花800块钱买了一份人身意外保险。

  李萍:他说我出了什么事情你还有三十万呢,我真是特别激动,我说骑摩托车很危险的上下山,下山的时候你想全是雪,对面是阴山,它是有暗冰的,然后下山转弯的时候如果你从山上冲下去我怎么办是不是,两个孩子我每天就卖烧烤。

  【解说】刚来到这里时,张飞发现,村民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很多像他一样年纪的青年人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外出务工的村民只能在小金县附近打打零工,而留在村里的,就靠种几亩地、养些猪牛来维持生计。日子过得清贫也很原生态,就像山里悠悠流逝的时光。

  【解说】在全国各地都投身于脱贫攻坚工作的大背景下,甘家沟村的贫困状况如何改变?村里没有产业,张飞梳理现有的资源,认为最直接的致富途径就是售卖土鸡、腊肉等特色农副产品,但很快他也发现,这些特色农副产品,也根本走不出重山峻岭的包围圈。

  张飞:比如我们养殖的鸡,或者我们做好的腊肉,我们拿到成都去进行一个展销,或者推销,因为这个在脱贫攻坚过程当中,成都周边养殖这种以生态旅游来发展的太多了,所以信任度也不是很高。

  【解说】一个是绿色农副产品的品质很难被认可,二是把产品送到买家手中跋山涉水的成本太高,村子距离有电商的小金县城有十公里的山路。当时小金县的电商刚刚起步,县城距离成都有500公里,两天才有一次快递往来。张飞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五斤农家自制腊肉能卖300块钱,邮寄到成都,快递费就要100元,凭空多出的运费让商品本身失去了吸引力。走在扶贫的路上,张飞很迷茫,还是弟弟的一个建议给了他启发。

  张飞:我弟弟说你工作那么辛苦,那么危险,你通过直播的方式说不定还能够帮你们农副特产销售出去,你发一个作品全国上了热门全国人都能看到。

  张飞:朋友们,这里是四川省阿坝州老营乡甘家沟村,我要用短视频记录脱贫攻坚,工作与生活。

  【解说】这段仅仅10秒钟、话都没说完的短视频开启了张飞的直播之路。当时,正值直播行业驶入井喷式发展的快车道,据艾美网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从1.35亿增长为6.27亿。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技术门槛很低,个人直播也在城市乡村遍地开花。据《视频直播用户画像及其移动互联网分布》显示,直播在乡镇农村领域的应用仅次于省会城市,位居第二位。农村主播在直播平台大受欢迎。扶贫张飞将直播的这股风带上了高海拔山区甘家沟村,把手机的镜头对准了山里的路,老百姓的家,他日常工作的点点滴滴。

  张飞:这是我们的一个贫困户,看看,条件还是很艰苦的。大娘把灯打开,你们晚上就在这里睡吗?

  【解说】刚开始,张飞只有几百个粉丝,但大山里真实的贫困通过他的镜头被网友们看见了。

  【解说】张飞在走访贫困户时发现,这户人家的窗子破了,网友通过打赏红包等方式捐款382元,5天之后,张飞和村干部们就把新窗子给安上了。

  付利川:张飞有一天他到我办公室,他拿了一个小笔记本,他就给我翻开我在看,看到什么网友某年某月某日捐款多少钱,做得很细,我说张飞有这么多人来关注我们这个事吗,他说是。

  【解说】网友为贫困户捐款捐物,这让张飞和镇党委领导很欣喜,但随之而来就是张飞第二次被举报。

  付利川:我接到县纪委的一个电话,就说我们乡的甘家沟村的上班时间在玩快手,然后同时还有一些粉丝反映,会不会他们的捐款捐物,是张飞个人把它截留了。

  【解说】两次举报让老营乡党委书记付利川很为难,因为张飞很早前曾把捐款记录明细拿来做过汇报,对于捐款截留的指控很容易澄清,但对于小金县的基层干部来说,在工作中直播这个性质该怎样界定,谁也没有把握。

  付利川:因为我自己当时真的不是拿的很准,上班时间拍短视频也好,开直播也好是不是正确的,是不是违反我们工作纪律的规定,我当时比较坚信的一个就是宣传出去了,有人关心我们的贫困户了,有捐款捐物来了。

  【解说】因为张飞的直播,闭塞大山深处的贫困户被网友们关注了,付利川的直觉是,这应该是个好事儿,他没有叫停张飞的直播行为,而是建议他暂停网络捐款,网友们可以来到甘家沟亲自看望贫困户。当时的付利川也没有想到,他对张飞的支持将在一年后发酵升温,最终,帮助甘家沟村闯过了一次艰难的困境。

  【解说】张飞希望借助网络的力量帮助这个深山中的小村走上脱贫的道路。尽管初始阶段只有几百个粉丝,但他们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外部世界关注。他们为甘家沟村确定的第一步发展路子是,搞集体经济,养殖生态土鸡。

  【解说】一年零两个月,500多天,张飞用镜头记录下了村养鸡场从一片荒地,到村民亲自动手建起养鸡场,再到土鸡满山跑的整个过程。小鸡长成时,他们却遭遇了侵袭全国的鸡瘟。虽然甘家沟村的土鸡检疫合格,但由于各地封锁活鸡市场,原定的成都市场进不去,两千多只鸡滞销,张飞心急如焚。他每天搞直播,但几百个粉丝根本无法打开传播的范围。

  李萍:(张飞)面黄肌瘦,那个时候他晒得黢黑,你带动村民养鸡是好事情养起来了是不是,那你卖不掉村民也会怪你的。

  【解说】转机来得非常偶然,一天,张飞在路上遇到了村里的放牛娃,张飞随手拍了下来发到网上,竟然第一次上了热搜。

  张飞:我说三娃你去放牛,他说就是,我说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他说好,哥哥你回头到家里面去坐,就这样,我就发上去。

  【解说】这次不经意的拍摄,获得了40多万的点击量,张飞的粉丝从几百个增长到了两万多。甘家沟村土鸡滞销的情况被网友们看到了,两万多粉丝形成了强大的购买力,不到一个月时间,两千多只滞销的土鸡销售一空。

  张飞:最多一天邮出去两三百只,以前你抱着鸡或者鸡蛋,要说我们这个鸡是怎样喂养的,他们不会信,但是你通过视频,他们观看了视频直播,他们是主动找我们了,这个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那个时候。

  【解说】不光土鸡卖光了,网友在张飞的直播里还看到了老百姓房顶上挂着吃不完的腊肉,张飞开着直播,网友现场挑选下单购买。在张飞来到甘家沟村的第二年,小金县借助脱贫攻坚相关政策,已经引入大型物流企业,物流速度的提升让甘家沟村的腊肉在一个月时间内就卖光了。被藏在深山里的农副产品以这样的方式飞出了大山,飞出了四川,飞向了全国市场。

  张飞:这个成绩就是给我们一个启发,互联网真的是很强大的,那个时候我们很多网友是居住在北上广深的城市里面的,在那么大一个城市你想购买一个农土特产,真正大山里面的东西,他找不到,他们特别感兴趣,他们运费成本不在乎。

  【解说】张飞第一个热门视频里的放牛娃三娃是目前张飞的粉丝们最熟悉、最喜欢的村民,也是村里最典型的贫困户,他和妈妈、姐姐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三娃20岁了,还没有走出过这座大山。在张飞的视频里走红之后,三娃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张飞:很多人认为他是韩国欧巴大长腿,他腿特别长,就特喜欢他,他的一个愿望是放牛的过程当中可以听歌,就是很小的愿望,有个MP3听下歌就行,这个愿望我跟粉丝们互动,知道放牛娃有这个愿望的时候,粉丝们非常响应,买了一个1800多块钱的手机。

  【解说】在网友的建议和帮助下,张飞带三娃去了小金县,去了成都,三娃的成长和生活也被陌生的网友们关注着。

  【解说】随着张飞粉丝数量的增长,他的直播成了全村的希望。按理说张飞应该是兴奋的,但事实上,热闹过后,他感到的是后怕和不安。

  张飞:就是这样,就是不踏实,所以你还是要跟着市场走,网友们有一部分是主动要购买,还有一部分还是为了帮助你,就觉得你是为了山区还是有贡献,确实是做实事,我就买一只,或者进行一个相当于是以购代帮的方式,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回归市场,纯粹市场化的程度。

  【解说】张飞不仅仅是一个带货的网红,从扶贫的职责来看,他更要考虑的是村民的持续增收、产业的有效发展。也是一个意外,促成了张飞要把这样带货销售的方式,向村集体经济的品牌化、产业化转轨。

  张飞:有一单我清晰记得,一个是腊肠,就是香肠,因为我从老百姓拿过来,我一看表面上没有问题,但是我没有切开,我就给别人邮寄过去了,邮寄过去结果他一切开,它里面装的是猪的心和肺,那个时候就思考这个产品规格不统一,没办法把握,你一味的,相当于他们帮助我,我再帮助老百姓,这个不长久。

  【解说】张飞意识到,直播带货的力量强大,但这样的模式是脆弱的,如何维护好这个销售渠道,让它变得更可靠,更持久,才是发展的长久之计。

  张飞:因为我们马上开始杀猪了,杀猪就用这个火盆,我们会在这后面搭一个简易的熏制房,这个就是一个打包房,像这些桶都是腌制的桶。

  【解说】这个腊肉坊是2019年10月刚刚建成的,因为村民的腊肉品质参差不齐,张飞和村班子给村里规划了这个赚钱的路子,村民养猪,村集体统一制作腊肉。村民既可以获得卖猪的钱,还可以在集体利润中获得分红。然而,这个想法从形成到真正落地,却经历了漫长的三年时间。时间回到三年前,因为缺少资金,腊肉坊只能是纸上谈兵的设想。如何保持热度,维护好来之不易的网络销售通道?张飞冥思苦想。

  张飞:我跟我老婆商量,干脆我们以自己先试点来进行一个制作,老百姓的猪你杀了,杀了之后我看上哪一块儿我称哪一块儿,按照我的标准来分割,这样子我们制作就是一条一条一块一块的。

  张飞:它是纯野生的,它现在在觅食,红嘴鸭的翅膀一张开一合拢要上下煽动,鹰的话它就是直接一展开这样飞下去的。

  【解说】2018年9月开始,因为工作出色,张飞从甘家沟村的职位上获得提拔,开始肩负老营乡全部四个行政村的扶贫工作。

  张飞:对,这个房屋的原貌是我们准备把它保留,在地震之后,老百姓在下面选址重建了之后,你看现在保留的是残垣断壁。

  【解说】为了进行腊肉统一制作的试验,张飞和妻子来到这里,租下了一个农户的房子,成了这个山头仅剩的第四户人家。张飞和妻子从亲戚家借了钱,从农户手中买了6000斤猪肉,妻子李萍开始做腊肉。

  【解说】说是夫妻俩做实验,但张飞平日里工作繁忙,做腊肉全部靠妻子李萍一个人。张飞把直播平台的账号交给妻子打理,李萍开着直播,在网友的陪伴下做腊肉。

  李萍:我每天要开直播就到两三点凌晨,直播间只有几十个人,很多都是买过的来看的,纯属支持我们的,说飞嫂你还没有休息。

  【解说】辛苦还在其次,两个月后,腊肉做好了,但销售情况更让他们失望。两万多粉丝是支持他们的,但真正的回头客数量有限,几千斤腊肉卖不出去,李萍焦虑得一直掉眼泪。

  李萍:我当时睡不着,压力特别大,我也不知道找谁说,当时我就下载,有空的时候看看超级恐怖的(电影)缓解一下压力,但是我看了没感觉,很恐怖那种电影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李萍:他知道我压力大,但是他也是挺累的,每天工作上的事情,上班,老百姓家里有什么他都要管,他也有很多事情,有时候我就哭,他说哭能解决的事情我们就坐在这里一起哭了。

  【解说】哭当然解决不了问题,张飞也感到沮丧,原本指望维护好销售渠道,发展腊肉产业,如今看来这个想法也成了天方夜谭,他一腔热情低落低谷。转机又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来了。一天傍晚,夫妻俩忙完准备吃晚饭,天边彩霞美地耀眼。李萍临时起意,把餐桌搬到了院子里,一家四口看着晚霞吃饭拍了个短视频。

  李萍:当时我很忙,下午发了之后我到晚上才有时间看手机,我一看播放13.9万印象很深刻,我当时特别开心,吃饭的镜头转过来拍腊肉、香肠,门口是挂满的当时,我们就开直播,直播间800多人了,我说怎么这么多人。

  【解说】坐在云彩里吃饭的视频让张飞完成了一次井喷式涨粉,从两万到二十万、四十万,如今已经积累了八十多万。

  张飞:视频上粉丝反响特别高,这什么地方那么悬,你也不装个护栏,这是不是假景,就各方面评论就来了,它有争论了,它就有辩论,一辩论它就有焦点,它焦点就放在这儿,悬崖餐厅、云端餐厅。

  【解说】与粉丝数量相伴而来的,是关注度和购买力的爆发,半个月的时间,几千斤腊肉就卖完了。

  张飞:高原生态苹果现摘现发的,果园直发,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在小黄车上购买,也就是这几天卖完了咱就不卖了,特别甜,你看这个糖心,糖的不得了,因为它现在树上,我们这都下雪了,打了好几道霜,你看嘛这个糖心。

  【解说】今年,张飞通过短视频直播带货,卖了几千斤松茸,刚刚过去的几天,这个果园的一万斤苹果被网友抢购一空。毛承相老两口经营果园十多年了,往年都是摆在马路边零售的方式出售,今年,妻子李萍把直播放在了果园里,他们的苹果在树下进行装箱,发往全国各地。

  李萍:长在树顶上的,光照时间很长,整个苹果都是红红的,自然红的,你能感受到太阳的味道都感觉,你看到这个位置就感觉有太阳的味道,我都挑这个给大家发货。

  果农:好,方便,你如果是一直在这个地头上卖耽误好多的时间。现在很方便,又节约时间,苹果也卖了,其它的事情我也可以干。

  【解说】扶贫张飞成了名副其实的带货网红,这一次,粉丝的暴增带来的不仅仅是购买力,2019年开始,网友们已经不满足于看视频,还纷纷走进了张飞的现实生活中。

  【解说】直播云中吃饭大火之后,网友们惊讶于这里的美景,每周都有很多慕名而来的粉丝,让张飞夫妻应接不暇。

  游客:其实你们这里面就要搞原始的,不要搞钢筋水泥什么东西的,就没有那种感觉了。真的就这样的,原始水泥的最爽。

  网友:因为我很早加到她微信,她微信头像就是她,在微信上之前有简单和她聊了一下。

  李萍:很多,很多都到我门口了,然后拍一个我的照片,他说这是你家吗?我说你怎么知道,一看在我门口,在我面前站着。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正值周末,两天时间,遇到了不请自来的网友20多人,张飞把这些实在推不掉的客人都领到了邻居大姐家,她家有个空房间,摆上三张大床,一晚上能住六个人,再包上三顿饭,每人给大姐100元算是补贴。

  陈宗荣:以前像这样子的话,就天天在家里玩没有收入,现在他们来了不就有收入了吗,就稍微就好一点了。

  【解说】陈大姐家一共四口人,她的父母和弟弟长年生活在山上,以养猪和养牛为生。从去年开始,他们养的猪卖给张飞夫妻做腊肉,他们也因此扩大了养殖规模。如今网友们人来人往,他们也没想到自己的家会成为网友们热衷的网红打卡之地。

  陈宗荣:他们觉得这里好漂亮,我就说天天都这样子的呀,都没有想过,最后看看好像是那么回事。

  【解说】昨天,成都的王婷和两个朋友一起来到山上,经张飞介绍,住到了陈大姐家。

  网友王婷:我觉得现在的人生活节奏比较快,然后为工作、为生活,特别像四十多岁的人,就上有老下有小,大家平时压力挺大的,到这个地方来的我觉得真的是给心灵一种放空的感觉。

  【解说】王婷和朋友是从短视频平台上看到了张飞一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一路找了过来,相处之后,她们了解到了张飞在当地扶贫的故事,山里的美景、张飞夫妻俩和邻居的热情朴实,让她们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张飞粗略算了算,今年年初到现在,有200左右网友来到这里,网友们对这个僻静山村的喜爱让他压力倍增。

  张飞:又有压力,又有忧愁,很多人想来,要来玩,你老是拒绝,相当于是违背粉丝的要求,他时间长也会给你取关。

  【解说】张飞和镇里开始思考,怎样把短视频红利变成乡村振兴的契机。

  张飞:未来我们是以老民居为中心,先进行一个一期工程改造,就是民房的改造,像我们以这个为中心,这个位置会弄出一个坝子出来,就是平坝,负一楼就是餐厅,和咖啡厅,功能区,这个就是住宿区。

  【解说】在张飞的规划中,以网友们喜欢的“忘忧云庭”餐厅为理念,下一步将整个麻足寨打造成休闲旅游中心。

  【解说】王明华老两口是山上的第三户人家,他的两个儿子十年前就已经搬到了山下。

  张飞:好。在过几天冷了,再过几天太阳落完,这就黑了,早晨8点,7点过就晒到了,一直晒到下午7点钟。

  【解说】今年,张飞通过直播帮他们卖了1万7千元的松茸,现在,得知张飞的计划,他们老两口也打算开个农家乐。

  记者:那你们这4户,就是发展旅游的话,那怎么发展呢,凭你们4户带动得起来吗?

  张飞:到时候如果我们提到县委县政府的高度,进行一个招商引资,外来资金注入,管理运营,就有团队了,不管是营销团队,接待团队,各方面都是比较正规的,这样子我们就是,像他们,作为后勤保障,可以养点鸡,养点猪什么的,然后采点松茸什么的,就不用外销了,通过餐饮这一块收入,种点菜,都可以。

  【解说】张飞说,虽然目前山上只有4户人家,但现在很多搬走了的村民已经跃跃欲试,希望能参与到未来村里的规划中。但对于张飞来说,经历了两次大起大落,他对未来既期待又担忧。

  记者:你之前的一些成绩,包括你未来的一些规划,其实都依托于众多网友和粉丝对你的关注和支持。

  张飞:这个发展是有风险的,成功了不说,你一旦亏了,唾沫就可以把你淹死,这个我也想到了,但是如果你害怕这些,担心这些的话你不去做,你什么事情都干不成,但是我还是情愿去闯一闯,去试一试。

  【解说】坚定了要闯一闯,但张飞对于未来感到迷茫,从拿起手机拍摄到粉丝增长到80多万,张飞说他一路走来靠的更多是运气。每一次粉丝增长,他的难关就迎刃而解。事实上,张飞的好运气并非个例。就在他刚刚开始拿起手机直播的2016年,网红带货、网红扶贫的现象就已经初露端倪,张飞成长为网红的这三年时间,直播与电商相融合,短视频红利大爆发,这股红利的经济力量也迅速辐射到了贫困地区,2019年以来,仅张飞使用的短视频平台,有500万来自国家级贫困县的用户,通过短视频把手里的特产与外界市场联系了起来,年销售额达193亿元。今天,成为网红的张飞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粉丝和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但是如何让一时的网红变成彻底的脱贫,则需要更专业的布局和长远的规划。

  【解说】2019年开始,张飞使用的短视频平台(快手)正在寻找100位乡村主播作为“幸福乡村带头人”,平台将为这些乡村主播提供商业和管理教育,产业资源和品牌资源,助力乡村振兴。

  易萱:扶贫是一个维度,就是乡村振兴是一个未来必然的趋势,我们只扶全村人的希望,就是这个人他需要有初心,他在获得最开始的粉丝积累之后,他仍旧希望为村里人,甚至为临界的村里做一些事,能让整个我们乡村的这种产业化,这种农品的市场化程度都有一个整体性的提升,这个其实才是在长远对于国家,对于每一个乡村最有价值的地方。

  【解说】乘着时代的便车,扶贫张飞又遇到了第三次网红红利,麻足寨的休闲旅游中心能否顺利推进?张飞的直播扶贫之路未来将面临怎样的局面?这个时代将在不久的将来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