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6374cm刘伯温+开奖168

忆上海金融界里程碑人物——龚浩成行长

时间:2020-09-13 19:1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原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龚浩成于2020年8月30日上午因病逝世,享年93岁。龚老虽已高寿,但闻讯仍感突然,因为年初拜见他,除了感觉他听力稍弱外,与我们交流依然笑声朗朗,回忆往事侃侃而谈,记忆力极佳,不像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 我在人民银行工作期...

  原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龚浩成于2020年8月30日上午因病逝世,享年93岁。龚老虽已高寿,但闻讯仍感突然,因为年初拜见他,除了感觉他听力稍弱外,与我们交流依然笑声朗朗,回忆往事侃侃而谈,记忆力极佳,不像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

  我在人民银行工作期间,恰巧碰上1984年初上海人、工两行分设,龚老由上海财经学院副院长调任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而我从人行转到工商银行,因此与龚老并没太多交集。但此后由于证券业快速发展,我与他便有了较多的交往,我们尊称他是我们这批上海“老证券”的领导、长者和前辈。

  当年我们工行信托投资公司是上海开展证券业务最活跃的金融机构,下属静安证券营业部、虹口证券营业部以及此后的威海证券业务部,都是上海最早的证券业务机构,其中静安证券营业部还被认为是最早开办股票交易的机构。这些都离不开龚行长的支持和推动。

  早年人民银行既有监管职能,又做金融业务,人、工两行分设后,中国人民银行开始专门行使中央银行的职能,之前所承担的工商信贷和储蓄业务职能移交至新设立的中国工商银行。

  1988年我担任分管证券投资的副总后,时任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毛应梁要求我筹备工行自己的专业证券公司。但是由于起步晚了一些,政策不像刚开放时候那样方便。龚行长知道后,让我们把人行上海分行新设的申银证券的牌子接过去。他对毛行长说:“我们是裁判员,怎么能又做运动员?”于是毛行长派我到北京中国人民银行金管司办理交接手续。起初交接办理很顺利,可就在此时,一位领导提出:“为什么人民银行不能自己开办证券业务?”当时确有一些地区的人行分行在做证券业务。他要求上海分行出一份不办证券业务的承诺文件,才同意批准交接。我担心人行上海分行变卦。谁知待我汇报后,龚行长再次重申“裁判员不能兼运动员”、“人民银行坚决不开办自己证券业务”的承诺。最终申银证券得以顺利交接给工行,我也才有机会出任申银证券总裁。

  龚行长1947年就读上海财大的前身——国立上海商学院。退休后,被聘为上海财大证券期货学院名誉院长,我也应邀在那里授课,参与研究生毕业论文的辅导和答辩,彼此见面机会多了。龚行长渊博的学识和对青年学生的热忱让我十分敬佩。他对年轻人要求严格,对学术上的知识点不容有一点马虎,总是悉心指出问题,和学生展开讨论,一步步地给予指导,而态度始终慈祥温柔,从不用过激言辞。他指导过的学生不计其数,学子遍布海内外,其中不乏知名学者和业界精英,可谓“桃李满天下”。

  二十多年来,我坚持每年去一些退休的老行长家拜年。今年年初如期拜访了龚老。龚老早年曾有在黑龙江呼玛县插队的经历,而我在黑龙江逊克县当过十年知青。我们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和感受,比如都习惯过简单的生活。但即使如此,龚老简朴的生活还是给我和我的爱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几十年没有搬过家,窄窄的厅里面,两张课桌拼成的吃饭桌子,一个军用饭盒做成的烟缸……每次拜访后我都会感慨,一位德高望重、对上海金融建设做出重要贡献的老同志,几十年如一日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令人敬叹不已。

  1989年底,上海市委为筹备上海证券交易所组建了“三人领导小组”,龚行长是其中之一,其他两位是交通银行董事长兼行长李祥瑞和上海市体改办主任贺镐圣。没有这些前辈的智慧、勇气和担当,上海证券业的发展是难以走在全国前列的。而我从工行信托投资公司到申银证券,再到申银万国证券的经历,与这些前辈的热情鼓励和指教是分不开的。李祥瑞于1997年因病去世。贺镐圣后罹患阿尔兹海默症失忆,于去年去世。现在龚行老也远行天国,令人扼腕痛惜。作为后辈我只能执笔一书,略表怀念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