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期期准选一肖

第四八二章:抱我睡

时间:2020-12-08 04:0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海蒂大概在桥上毫无形象地嚎啕大哭了十分钟左右,家明才有些无奈地搂着她往旁边走。那边的街道转角是个有玻璃外墙的小餐馆,道路边也摆放了餐桌,有着漂亮的彩色小棚子。让海蒂在座位上坐下,回头看看,餐馆里不多的人都在朝外面看。 侍者过来,家明要了水和...

  海蒂大概在桥上毫无形象地嚎啕大哭了十分钟左右,家明才有些无奈地搂着她往旁边走。那边的街道转角是个有玻璃外墙的小餐馆,道路边也摆放了餐桌,有着漂亮的彩色小棚子。让海蒂在座位上坐下,回头看看,餐馆里不多的人都在朝外面看。

  侍者过来,家明要了水和纸巾,海蒂坐在那儿继续哭着,眼泪不断,呼吸急促间身体也不时抽一下,整张脸都已经花了——倒并不是妆的问题,家明在城里折腾半个下午,虽然没受伤,但衣服破了两个口子,灰尘之类的自然也沾得多,少女方才抱着他一边大哭一边像猫儿一样地在他衣服上擦眼泪,这时候就弄得更是脏兮兮的。一时间,家明几乎是感到九年前饥寒交迫的情况下在江海街头流浪了一个月的可怜女孩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边轻声说着,家明一边拿起纸巾给她擦脸。那哭泣过了一分多钟才转为哽咽和抽泣,海蒂本已是成熟的少女,微有些叛逆的装扮和发型,此时一张漂亮的小脸却是说不出的稚气感觉,望着家明肩膀耸动许久,终于才眨着眼睛反应过来,微微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随后便是砰的一声狠狠趴到桌面上,过了两秒钟又直起身子来。

  家明点点头,递一张纸巾给她。海蒂有些不好意思地擦哭红了的眼睛:“嘻嘻……”

  她这边终于止住了哭泣,站在不远处狐疑地看了许久的侍者迟疑着走了过来,语气吞吞吐吐地:“那个……请问……冒昧地问一下……是珍妮特小姐吗……呃……”

  海蒂从前面哗哗哗地再抽出三张纸巾,低头覆在了此时脏兮兮的脸上,就在那侍者的注视下一声用力呼着鼻涕,随后折叠起来擦脸,犹带些许哽咽的声音囫囵不清:“不是……我叫海蒂……”

  她这样若无其事地说了,那侍者也只好退开。海蒂抬头冲家明一笑,家明也笑着指了指她的脸颊,海风吹拂,温馨的路灯下,少女从手提袋里取出化妆盒审视自己的样子,随后惊讶地大叫,手忙脚乱地开始补救……

  虽然海蒂之前将路途说得复杂,但是去往玛丽莲此时所在地的路程,真的算不上远。当少女止住了哭泣,略微补妆,再次启程的十分钟后,便来到了目的地的楼下。这期间海蒂零零碎碎地跟家明说着这几年来的事情,唱歌啊以及生活、学业方面的事情。刚刚大哭过一场的少女在家明身边显得乖巧,但偶尔还是会显出叛逆与俏皮一面的端倪来。

  “妈妈在糕点店工作,不过应该已经回来了……待会见到她的时候,不要说我刚才哭的事情啊……”

  威尼斯的建筑都各富特色,即使是一栋普通的住宅楼,也充满了华美的欧式风格,下方是各种照明充足的店铺,上方的阳台以不规则却充满美感的形式分布在外墙上,洁白的微微拂动的纱帘,阳台上摆放着一簇簇装饰的花草。海蒂指了指楼上的一个阳台,随后领着家明上去,在二楼的房门边,她犹犹豫豫地掏着钥匙。

  与家明来来回回地换了几次位置,她还是站在了门前,原本想要直接用钥匙开,想想还是伸手敲了敲。楼梯间里并非日光灯照明,黄色的灯光朦朦胧胧的有些暧昧,海蒂将家明挤到一边,不一会儿,门开了。

  惊喜的声音传来,海蒂叫了一声“妈妈”,随后只听一声,一只白瓷盘子砸在地上四分五裂,四周霎时间安静下来。

  玛丽莲站在门边,望着旁边的家明,微微张开了嘴。一时间呼吸急促,眼睛拼命眨着,目光在门外的两人间晃来晃去,随后有些犹豫地抬起了右手,像是要去碰碰海蒂,但最终,还是轻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她没有变得太多,生海蒂时本身就没多大的年纪,这时候看起来,小女孩拉近了与她之间的距离,两人之间便如同姐妹一般。她穿着便于行动的淡黄色外衣与五分裙,金色的长发波浪般地从肩上落下来,深深地吸着气。

  眼眶中蒸腾起了雾气,玛丽莲看着女儿从身侧走过,望着家明,两步走到他身前,似乎想要像以前一样抱他,但想想又止住了身体,脚步在原地走着,如此六神无主了好一会儿,家明皱了皱眉,轻轻搂住了她的腰肢,将那丰满的女体与自己贴在一起。

  时间刚过八点,三个人在厨房里煮菜做饭,情况倒与家明、灵静、沙沙三人在一起时有些类似。

  海蒂自然是不会这个的,因为看见家明在忙活,她也就进来凑些热闹,帮忙洗菜淘米之类,不时因为笨手笨脚被家明打一下。已经洗了脸、擦去泪痕的玛丽莲就抱着女儿保护她,笑声足以将三人暂时带回以前。但由于海蒂的缘故,玛丽莲似乎有些刻意避免着与家明的过度接触,除了刚开始在门外的拥抱与接吻,此时一被家明碰到就脸红退避的笨拙反应反而显得欲盖弥彰,连海蒂看了都有些好笑。

  除了彼此的定位都有些模糊之外,这个晚餐吃得可谓其乐融融,一如五年前的三人,有些古灵精怪的小女孩,美丽性感的母亲与年少老成、仿佛被两人视为一家之主的少年。不过由于过去事情的缘故,此时的玛丽莲安静了许多,只有海蒂活跃地问这问那,也给家明说着这些年母亲的事情,只有这个时候,玛丽莲才笑着补充几句。倒也说起了有很多男人追求母亲都被拒绝的事情,看家明的目光中俨然在暗示“妈妈这些年都在等你呢”。每当这时,玛丽莲望向女儿的目光就总有些不安。

  在海蒂的好奇之中,家明也委婉地说起了自己这几年的困境。脑子里生了病,犹如行尸走肉般地过了几年,而在海蒂与玛丽莲的陈述中,他这才知道,也就是在四年前的事情发生之后,她们曾经来过中国并且试图寻找自己,然而无论怎样的努力都仿佛石沉大海。两人当时认为家明是故意切断了与她们的所有联系,终于黯然离去。这件事之后,玛丽莲也大病过一场,海蒂大概是因为内疚而离开家,轻易不回来。

  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说起来也就变得无所谓,顶多当事人有些不好意思而已。三人一边看电视一边说起这些东西,到得晚上十一点,家明终究还是要离开,海蒂这才说起她的计划:“家明,我将来……去中国唱歌好不好?”

  说说笑笑中,由玛丽莲送家明下楼。大概是为了女儿的状况担心,一直过了前方道路的石拱桥,这位美丽的母亲都有些沉默,她披着轻柔的坎肩,海风中,高跟鞋踏出复杂的足音,家明在前方停下时,她直接就撞了上去,家明抱着她,她也就那样站着,下巴搁在对方的肩膀上,不敢看他的脸。

  不久之后,家明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街角,楼房的阳台上,海蒂背过了身子,灿烂的笑容中,泪水从脸上落了下来,怎么擦都擦不完。

  大约是因为纳塔丽的事先交代,一路之上,他都没有受到任何阻挡。整个巨大的别墅中显得空旷、静悄悄的,他径直上了二楼,推开属于凯莉的巨大卧室门,轻柔的白色帷幔就在海风中拂动着,摆在阳台口的巨大躺椅上,两名女子静悄悄地睡在那儿。

  凯莉穿着珍珠黑的半透明睡裙侧卧在那儿,性感的肢体在夜色下被完美地勾勒出来,洁白的足踝上戴着一圈圈黑色足环,安静沉睡的她犹如魅惑而又圣洁的夜之女神,纳塔丽则穿着一身白色睡裙,察觉到家明进来,她抬起了头,随后支起身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家明走过去,在躺椅的一侧蹲下。纳塔丽轻轻抚开笼在凯莉脸上的发丝,如同守护着妹妹的姐姐。

  “有的时候真是想不通你们的关系,你到底是喜欢她,还是利用她,她喜欢的到底是这个你,还是变装后的你……”

  “我也不知道。”家明看着凯莉的睡姿,微微笑了笑,“你们呢,算不算同性恋?”

  “你猜呢?”纳塔丽的脸上浮出一个美丽的笑容,随后偏了偏头,“那不过是上床罢了……”

  语音在房间里悄然散开,这如同大床一般的躺椅上,凯莉挪动了一下身体,随后嘟囓出声:“我还没睡呢,不嫌吵啊……”两个人就都笑了起来。

  “母女一起很好玩啊?”背对着家明,她迷迷糊糊的又是一声嘟囔。家明笑着没有回答,房间就陷入一片安静之中。

  这样的安静持续一分多钟,凯莉最后说道:“抱我睡……”家明上了那躺椅,从背后将她轻轻抱住。那边的纳塔丽看了一会儿,终于也侧倒身子,悄然睡了下去。

  第二天清晨,按照接到的消息,家明在与玛丽莲母女打了个招呼之后,登上了去往阿尔巴尼亚的飞机。当天下午,他在阿尔巴尼亚南部城市科尔察见到了等待在那儿的龙堂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