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期期准选一肖

曾经的海关总税务司官邸 从海斯大厦俯瞰淮海中路花园大宅

时间:2020-01-01 10:0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一条淮海中路从西藏中路到华山路,我们认为比较精彩的是从陕西南路到常熟路一段,我们写了不少文章,最近我们感兴趣兴国路、余庆路到华山路一段,编号最大的几栋大洋房房东(客)也正在慢慢地从历史深处走来。 很偶然的机会我们站到了海斯大厦顶楼望一眼西区...

  一条淮海中路从西藏中路到华山路,我们认为比较精彩的是从陕西南路到常熟路一段,我们写了不少文章,最近我们感兴趣兴国路、余庆路到华山路一段,编号最大的几栋大洋房房东(客)也正在慢慢地从历史深处走来。

  很偶然的机会我们站到了海斯大厦顶楼望一眼西区大好风景。下图是霍肯多夫住宅(淮海中路1893号)。链接点进去看看:《霍肯多夫是谁? Rebort Lang是中国人吗?给邬达克建筑年谱中的两处神秘大宅补点史料》和《淮海中路1893号霍肯多夫大宅曾经占地13亩如今杂乱无章 1949年前的上海洋房花园占地面积排行榜(2019年年终版)》。

  只有站在高处才了解和明白历史文化风貌区里的建筑与建筑之间相互依存关系,我们才能懂得什么叫城市规划和街区设计,“左侧的兴国大厦比较煞风景”,上海老房子俱乐部理事长、上海老建筑专家娄承浩先生在一旁说:“从海斯大厦的高角度平视,它把武康大楼的历史风韵压了大半头,上世纪90年代商品房开发之初,没好好重视新大楼与老建筑的和谐性”。

  上海老房子俱乐部秘书长孙志伟先生让我们注意楼下的超级花园大宅,1947年上海行号路图录上的“林森中路1891号“之”海关税务司”,我说我们现在所处的海斯大厦就是建造在TA家的大花园地皮上的。海斯=海司=海关税务司=海关总税务司官邸。

  孙先生撺掇《外滩以西》写一篇关于“海关税务司”超级花园大宅的图文报道,好的,命题作文做起来,所谓不查不知道,一查·····,在说旧时代海关总税务司官邸时不要遗忘一个叫李度的人,我们从旁人的著作中发现这个称呼也蛮贴切的,卿客,从大清开始中国海关先后有五任外籍总税务司(不包括代理),李度是第五任也是末代外籍总税务司,与他的前几任不同,前四任都是英国人,李度是美国人,李度=Lester Knox Little,顺便说一句 Little这个姓出人才,李德立=Edward Selby Little,他在近代重新发现了庐山以及重新规划建设了牯岭镇(cooling,中国唯一一个名称来源于英语的镇)。

  李度是学霸,达特茅斯学院是美国私立八大常春藤联盟之一,懂得自然懂。1914年来华长期在中国海关工作,1943年被任命为中国海关总税务司,一位一步一个脚印的职业经理人。

  在高处俯瞰旧时代海关总税务司官邸超级花园大宅之前,我们在海斯大厦小区内转悠了一圈,由此体会当年大花园有多大,有研究者指出目前淮海中路1897号占地6亩,我们初步测算原始状态大概是30-36亩。娄老师说早年霞飞路或更早的宝昌路时期近郊土地收购价格很便宜,1947年上海行号路图录显示出的不规则地块应该也不是原始面貌。

  上图来自谷歌地图,当我们站在海斯大厦顶楼镜头“摇一下”,海关总税务司官邸和周边建筑如下。

  我们也曾研究过当年上海两所著名高等学府边的老公寓,登云大楼和西园大厦,链接点进去看看:《交通大学淮海路和圣约翰大学愚园路 如果告诉你登云大楼和西园大厦是教师楼你不会相信》,很另类的解读吧。登云大楼也被华山花苑压着,同时遮挡住了泰安路上的八大花园,传说有个超级富豪买下了华山花苑的某些正对着他家的室号,这种地产经纪人编出来的段子应该有依据,至少超级富豪想过也问过地产经纪人的。

  海斯大厦地址是华山路1765弄,360百科写道:传统高尚住宅地段,名人故居为邻,信步可至各大领事馆,地灵人杰。窗下老式花园洋房环绕,满目青翠葱郁。用娄老师的话说,这个楼盘在设计之初对采光很重视,对朝向不重视,内夹弄的设计现在看来还是值得推荐的,整个大楼的外立面上没有了空调外机不规范悬挂。哈哈,跟着老法师看房子获益非浅。

  从优秀历史建筑铭牌上发现此花园住宅建造于1923年,应该是和霍肯多夫住宅同一时期产品。需要说明的是,如今的地址淮海中路1897号,1947年标为林森中路1891号,1947年上海电话号码簿上给出的是林森中路1901号。上海电话号码簿上一系列海关官邸也让我们看清楚什么叫职阶分明,做多大的官配多大的官邸。汾阳路45号丁贵堂住宅,那是海关副总税务司官邸。

  麦小姐写过延庆路130号故事,链接点进去看看:《麦小姐的故事之九:延庆路130号老业主和老租客终于浮出水面 原来他们在中国近代史上辣么有名》,梅维亮(William Robertson Myers),一个旧时代在海关服务近40多年老法师居住在延庆路130号。

  在丁贵堂的故事里一定会出现李度的名字,也会出现梅维亮的名字,说来有点意思可以猜度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丁贵堂曾担任过代理总税务司,两个月后李度正式上任,住进了林森中路1901号(或1891号)。

  李度年轻时期照片,从“Find A Grave”网页上我们发现了李度的墓碑,他自豪地用中文写上“中国海关总税务司李度(1943年-1950年)”,从总税务司转身之后他回到了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工作(1955年-1960年)。他去世后安葬Rock Creek Cemetery Washington, District of Columbia,华盛顿郊区岩溪墓地 ,他的生平介绍说他一生有三次婚姻,第一任太太Elizabeth King Fales Freeman,他们携手于1917年10月25日的上海,与第二任太太1940年在香港结婚,但不幸的是婚后第二年太太去世;第三任太太Mrs. Ruth Dickerman (Stoddard) Smith的第一任丈夫是Horace Harrison Smith(曾担任美国驻迪化领事馆领事,1943年-1944年)。

  1981年李度逝世后,《纽约时报》刊登讣闻,标题突出了他的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职务。

  Lester Knox Little, who served for 36 years with the Chinese Customs Service and was an adviser to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in Taiwan, died Tuesday at the Mt. Ascutney Hospital in Windsor, Vt. Mr. Little, who was a resident of Cornish, N.H., was 89 years old.

  李度服务中国海关36年(简历附在文末)。费正清等人合编的《Letters of Robert Hart Chinese Maritime Customs 1868-1907;总税务司在北京: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赫德致金登干书简》(两卷本)。1942年,中国海关的末任外籍总税务司李度自广州撤离时,将12卷赫德书简的打印稿匆匆塞进了日本人准许他从中国带走的一只大木箱里·····;

  赫德书简被运到了美国,黄金被运到了台湾。他在任期间拒绝了高薪,也为同仁改善待遇,下图来自1947年8月22日上海大公报。

  我们在海斯大厦顶楼俯瞰旧时代海关总税务司官邸超级花园大宅,在无忌论坛上也找到了内景照片,目前此花园住宅为老干部活动场所。拍摄者为105yd,上传时间为2018年1月11日19:23的“上海优秀老建筑摄影集III”,楼主nicky,他写道:上海优秀老建筑摄影集自2005年10月在无忌开贴至今····,我们曾采用他的摄影作品做图文报道,链接点进去看看:《上海历史建筑的那些个踏了几十年快百年的楼梯台阶 优秀历史建筑遇到了优秀摄影师》。我们随着105yd的镜头进入淮海中路1897号内部 。

  大楼梯,楼梯口有网眼部分应该是暖气设备。看得出原始物件都保留下来了,可以让我们了解当年的豪华配置如何美化。

  南面的花园和敞廊,正所谓:闲庭不扰,退食自公,远览形势,虔心净域(唐代杨炯《梓州惠义寺重阁铭》)。

  ■傳記:1914年達特默思學院畢業後考入中國海關,以幫辦任職於北京總稅務司署。1914-1920年在江海關任職,1921-1924年以代理副總稅務司身份負責廈門常關,1924-1926年任北京代理副稅務司,1927-1929年為署天津副稅務司,1929-1931年代理上海副稅務司,旋實授副稅務司,1931-1932年任總稅務司署總司錄事司,1932年升稅務司,同年秋國民黨政府派其為出席國聯的中國代表團顧問,赴日內瓦討論日本侵略東北問題。1933-1934年復任總稅務司錄事司。1934-1938年和1939-1941年任廣州稅務司。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被日人軟禁,1942年遣返回美。1943年奉國民黨政府之召,回重慶,繼梅樂和為中國海關代理總稅務司,1944年被任為總稅務司。他是中國海關第一個非英籍總稅務司,也是中國海關最後一個外籍總稅務司。1949年在上海解放前夕先逃廣州,再逃臺灣,1950年「辭職」。1975年費正清等編輯出版赫德致金登幹書簡,李氏嘗為之撰寫長篇序言。

  原标题:《在说旧时代海关总税务司官邸时不要遗忘一个叫李度(L.K.Little)的卿客 从海斯大厦俯瞰淮海中路1897号超级花园大宅》